您当前位置:首页 > 传奇故事 > 百姓传奇 > 斧头帮传奇 正文

斧头帮传奇

2017年08月07日19:44:17 来源:故事会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那时他刚进斧头帮。因剃着光头,便唤作了光头林。斧头帮人人都有把斧子,极小,几乎能装进兜里。

那时他刚进斧头帮。因剃着光头,便唤作了光头林。

斧头帮人人都有把斧子,极小,几乎能装进兜里,这斧子并非用来砍杀,而是投掷——行话叫作“丢弹子”。刚进帮月余,光头林便已练出了准头,十多米外的一只酒瓶,他一斧子飞去便是“哗啦”一声,基本不会失手。但他还没用斧子扔过人。

斧头帮的对头是金龙帮。金龙帮人少,地盘也小,但老大邹德清却极精明。邹德清瘦高个,戴眼睛,走路时略显佝偻,手中常握一只烟斗,说话也是轻声慢语的,一副精明相摆在了脸上。邹德清在此地人头熟,和各位大佬说得上话,更主要是和斧头帮打交道多年,对斧头帮老陈的套路极熟,只要老陈想玩花活他总能棋高一着来个反击,所以金龙帮虽实力弱,却一直稍占着上风。

老陈很清楚,金龙帮所倚仗的只是邹德清一人而已,只要邹一倒,金龙帮便会任自己捏弄。

为除掉邹德清,老陈曾三次找过职业杀手。不过邹德清也早防着这招,在城中遍布眼线,消息极灵通,其中两个杀手甫一入城,便有人前来送礼,打开一看,却是四只发红变质的汤圆——江湖规矩,四只汤圆代表四目相对,四只发红的汤圆,其意可想而知。在汤圆旁还另附有支票,金额与老陈的悬赏相同。见行踪已露,杀手也不敢收“礼”,便即返回。

另一杀手倒是瞒过了邹德清,不过邹德清平日不轻易出门,出门时也极小心,几乎不露破绽,那杀手一时找不到机会,稍耽搁几天便也露了行藏,仍一样被打发掉。

老陈见此只得转换路数,想在帮内找人,不过这极是冒险——杀手为帮内之人,一旦失手被捉便毫无推脱的余地。这令老陈颇为头疼。

那天巡视帮里,见光头林正练“丢弹子”,老陈不由得心里一动——这光头林刚入帮一个月,几乎无人认识,出了事完全可想办法推脱,且这小子看来蛮灵光,刚练一个月便已有这般准头,如把枪法练一练的话……

老陈便扬手叫过光头林,也不多说,只塞了几张票子,让光头林去某射击俱乐部玩玩枪去。

过了一周,便又交给光头林一支猎枪,让他去郊外打打野物。回来后,老陈问收获如何,光头林摇头道:“没一枪打中,那俱乐部的枪怕是做过手脚,准星是歪的,练半天全都白练。”老陈不由一笑:“还行,小子有点悟性。”

接下来便练了一个月的狙击。这光头林似天生是玩枪的,无论何种枪,玩上两天便心中有数,再开枪便已八九不离十,而且他还尤擅打移动靶,那天在郊外,他两次用狙击枪打下了飞行中的野鸽,竟连瞄准镜也未开。老陈看得有些发愣:这样的枪法,竟是只练了一个月,谁能相信?老陈连连点着头,心里却有些嘀咕——这他妈的,也太那个了,他想。

老陈对光头林说了计划——他想光头林早应该猜到了。果然,光头林没半点犹豫,满口应承下来。

待光头林走后,老陈却开始寻思:妈的这小子也太精了,当面应承得好,回头会不会跑掉?

老陈想应该找几个人盯着他,但又一转念:唉,算了,跑就跑了吧,也不算个事。

光头林倒确实是想跑——刺杀邹德清,这连职业杀手都完成不了的事,自己能行?

然而不知怎么,心里却又似隐隐地有一股劲,促着他去试试。一只风筝总得有根线牵着,他觉得这事就像是那根线,它勾在心上,让他挣不开也跑不了。光头林觉得心里很乱,一会儿很兴奋,一会儿却又似害怕得紧。

邹德清仍是深居简出,不过每月他必去几次赌场。这也几乎是仅有的刺杀机会。

赌场靠近闹市,四周是商务楼、酒店、饭庄,不太容易找到伏击地点,且一旦开枪,便极难脱身——所以之前的杀手未能找到机会。

不过打一开始,光头林就隐隐有个念头:伏击地点不必在附近,可以远些,甚至远至极限处。他用的是M40狙击步枪,有效射程八百至一千米,不过光头林知道,M40最长的狙杀距离可达一千五百米。

一千五百米,一公里半,如此远的距离,开枪后当然可以从容脱身,至于打不打得中么——咳,反正是凭运气,试试。

光头林找了一圈,最后看中了一处烂尾楼,这楼只一个框架,十几层,也无人值守,只几个乞丐以此为家、早出晚归。而此处也正是邹德清去赌场的必经之地

爬上楼顶,却见那赌场正遥遥相望,中间一幢高楼阻隔,却恰好露出赌场大门的位置。用望远镜看去,那里的人勉强可辨面目。光头林心中不禁打鼓,“应该也出不了什么事,碰碰运气罢了……,”他心里对自己说。此时他并没认真想过杀人,他觉得自己肯定打不中的。

守了四天,那天下午邹德清的车终于来了。光头林盯着那车,觉得背上的汗毛正在一根根立起。转瞬间车已到了赌场,邹德清最后下车,他戴上帽子,左右看看,然后夹在三个随从中向大门走去。

光头林瞄着那身影——距离太远,已不能瞄准具体部位。心里本一直猛跳的,此时却忽然稳下来,似有一只手在心里轻抚一下。脑子里似有纤细的水草划过,想抓,却又已漏过,心里不禁痒痒的。只在这片刻间,光头林似已模糊想到:嗯,这他妈就是自己要做的事,命中注定的。他屏住呼吸,心里莫名一叹,竟说不出的舒服。

上一篇:喋血决战前下一篇:试亲家
《斧头帮传奇》故事地址:http://www.Lovecondom.com/c/b/25809.html
本站小编:半个柠檬,微信号:ningc0729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