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传奇故事 > 百姓传奇 > 东陵风云 正文

东陵风云

2017年04月21日09:22:11 来源:故事会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我没醉谁说我醉了,我还能喝。岳老三喝得东倒西歪的,说话嘴皮子直打哆嗦。朱孝国扶着他,嘴里胡乱答应着:好好好,你没醉

“我没醉……谁说我醉了,我还能喝。”岳老三喝得东倒西歪的,说话嘴皮子直打哆嗦。朱孝国扶着他,嘴里胡乱答应着:“好好好,你没醉,先回去歇会儿再喝。”刚到岳老三屋门口,旁边钻出一个人来,是村里的傻妞。

傻妞看见岳老三的樣子,嘿嘿笑道:“三叔喝醉了,哈哈。”朱孝国故意吓她:“傻妞,赶紧回家,天黑了有猫猴子出来,专喜欢吃人的。”傻妞一下给吓到了,两手抱着头往家里跑去。朱孝国心想人傻了真可怜,推开门将岳老三扶到桌子前坐下,又给他倒了碗茶。岳老三“咕嘟咕嘟”喝了茶,酒才醒了几分。

朱孝国抬手看看洋表,叮嘱他早点歇息。岳老三胡乱点点头,朱孝国临出屋门,回头说道:“三叔,记得把门闩上再躺下,别让贼摸进来了。”岳老三又点点头,插了门闩沾上床板就呼呼大睡起来。

二更将近,门闩动了起来,一点一点向右边移过去。有人在用利器拨门!门开了,一个蒙面人轻轻走到床边,盯着床上的岳老三,手摸胸前戴的金锁,心道:“爹,娘——终于可以为你们报仇啦。”举起短剑朝着他刺了过去。岳老三疼得醒过来,见到黑衣人正要大叫,黑衣人一手捂住他嘴巴,短剑拔出来又刺了进去。岳老三浑身颤抖,两只手在空中乱抓,一下子将黑衣人脸上的黑布抓了下来,露出一张熟悉的面孔!

“是你——”蒙面人冷声道:“是我!岳老三,人在做天在看。当年你昧着良心做下的事,以为别人都忘了,可是瞒不过老天爷。”岳老三呼吸急促,说当年的事我们有错,我只希望我死了之后,你能够放过其他人。

蒙面人恨啐一口,冷声道:“不可能!只要是‘白虎营’的人,我一个也不放过!”好一会儿,蒙面人瞪着尸体正要离去,猛然想起岳老三临死前说话的时候,左手像是在动。

移开尸体的左手,食指已经被指甲掐破了,血迹斑斑的,床板上用鲜血模模糊糊地写了一个字。敢情是岳老三知道自己快不行了,想给“白虎营”的其他人留下线索。蒙面人拿件衣服沾了血正准备将字涂了,又觉得不妥。愣了片刻,蒙面人用食指沾血在血字上加了一笔,然后快速蹿了出去……

火烧人

过了一阵,门又被推开了。玉田儿摸了进来,小声自语道:“嘿嘿,三叔指定是喝高了,连门都忘闩了,正好偷几块铜板花花。”到了床边伸手摸到钱袋,拽下来正要走,瞥见岳老三瞪着双眼,胸口扎着一把短剑,鲜血躺了一床。

“啊——死人啦!三叔被人杀啦!”随着玉田儿半夜里的一声尖叫,马兰峪家家户户都亮了灯,老老少少都跑了过来。族长金老太爷望着床上的尸体,问玉田儿是怎么回事。玉田儿连忙将情况说了。人群中有人建议报官,金老太爷骂道:“报个屁官!溥仪皇帝都退位啦,到处兵荒马乱的,谁还管你这档子破事!”

人群沉默一阵,有人建议将朱孝国找来,他喝过洋墨水见过大世面,说不定懂破案。金老太爷点点头,派人将朱孝国找了过来。朱孝国见到岳老三的尸体也是一惊,勘察完现场后说道:“族长,岳老三是被人用短剑刺死的,而且刺了很多下。凶手肯定和岳老三有什么深仇大恨,否则也不会这么残忍。”金老太爷和众人一下就糊涂了,岳老三在马兰峪二十几年啦,平日里和和气气的,根本就没有仇家呀。朱孝国沉吟一阵,又问是谁最先发现尸体的。

金老太爷说是玉田儿,朱孝国问道:“玉田儿,深更半夜的,你怎么会在岳老三家里?”玉田儿支支吾吾,说自己想趁岳老三睡着的时候,进去偷几块铜板买果子吃,没想到见他死在床上,就嚷嚷了起来。

这时,金老太爷有了新发现:“朱先生,你看这里。”朱孝国仔细一看,见尸体左手下面盖着一个血写的“玉”字。朱孝国说道:“这个血字是岳老三临死前写的,应该和凶手有关。”人群中有人说凶手就是玉田儿,他的名字里有一个“玉”字,何况他平日里就爱干偷鸡摸狗的勾当,偷钱时被岳老三发觉了,起了争执所以就把他杀了。

玉田儿连忙大声叫冤。金老太爷说道:“不能单凭一个‘玉’字就断定玉田儿是凶手。”何况玉田儿是个孤儿,从小在马兰峪长大的,偷个瓜摘个枣的还行,杀人的事绝对干不出来。朱孝国也觉得有道理,待人群散去后,重新检查尸体,在岳老三的腰间发现一块古怪的腰牌,上刻“内务府”三个字。

回到自己房中,朱孝国盯着腰牌发愣。原来岳老三是清朝内务府“白虎营”的官兵,腰牌正是身份的象征。这会不会和岳老三被害有关联呢?朱孝国想了很久,才沉沉睡去。也不知睡了多久,忽听有人砸门。朱孝国揉揉眼问道:“谁啊?”玉田儿嚷嚷道:“朱先生,贺老五身上着火啦!”朱孝国连忙跟着他来到村西的观音祠,四周已经围了一大群村民。

朱孝国拨开人群,见一个人啊啊大叫,浑身被大火包围着,好几个村民正忙着泼水,可惜已经来不及啦。没过多久,贺老五哀嚎着倒在地上,显然是活不成了。

朱孝国忙问怎么回事,一位村民说中午的时候,想着他自己的老娘最近身子不好,所以就到观音祠来给菩萨磕头上香,保佑老娘早日康复。贺老五当时就跪在菩萨面前,嘴里念念有词的,也听不清楚说什么。那村民也就没理他,就跪在他身旁不断给菩萨磕头,忽听“哧啦”一声,贺老五浑身就烧着了,然后他就大喊“报应啊报应啊”跳了出去,接着就给活活烧死啦。

朱孝国疑道:“贺老五好端端的跪在地上,身上怎么会突然着火呢?”那村民摇摇头,说观音祠里当时除了自己没有别人,贺老五身上突然就烧着起来了。

观音祠是村里人自己修建的祠堂,当中竖着一尊泥塑观音像,宝相庄严。供桌上放着一个香炉,也并无异常情况。朱孝国望望祠堂的上方,见到一注阳光射了进来,问道:“那里是个天窗吗?”金老太爷告诉他以前是个天窗,可老是漏雨,后来就给盖住了。只在晴天的时候才打开透气。

朱孝国“哦”了一声,将贺老五的尸体抬进屋里仔细检查,在尸体身上发现一块黑东西。朱孝国内心一颤,难不成又是一块腰牌?

白虎营

用水清洗后,果然又是一块腰牌。腰牌上也刻着三个字:内务府。和岳老三那块一模一样。敢情贺老五也是“白虎营”的官兵。朱孝国有了这一发现后,连忙叫金老太爷召集马兰峪所有的村民,当众说道:“大伙听着,经过查证,岳老三和贺老五都是前清内务府‘白虎营’的官兵,他们身上的腰牌就是凭证。凶手很有可能是冲着‘白虎营’来的,他们之间应该发生过什么事。谁现在身上还有这块腰牌,我希望他能站出来。凶手的下一个目标很可能就是他。”说罢将腰牌高高举起,众人议论纷纷,但却没有一个人承认自己有腰牌。

接下来的几天里,由于案情没有进展,朱孝国一个人闷在屋里愁眉不展。难道当年“白虎营”的官兵只剩下岳老三和贺老五啦?“白虎营”的官兵当年到底做过什么呢?让凶手事隔二十几年后还要跑回来寻仇?

月已中天,朱孝国提步走了出去。刚到村口,只见一人提着一个食盒,右手挑一盏气死风灯走了过来。朱孝国一闪身躲在草堆里,看清了却是金老太爷,这大半夜的他要去哪里?朱孝国轻手轻脚地跟在后面,一直跟到一片野地里。

金老太爷在一个堆起的大土包子前停下来,拿出祭品摆在土包子前面,又冲着土包子跪了下来。朱孝国略一沉思,看来这土包子是一个坟墓,堆得足有两丈多高。金老太爷一边烧着火纸,嘴里说道:“各位冤死的老少爷们,当年的事我对不起你们。但也不是‘白虎营’的错,我们只是奉命行事。你们知道这二十几年‘白虎营’的人是怎么过的吗?天天要遭受良心的折磨,没有一夜能睡个安稳觉啊。”

野地里寂静无声。金老太爷忽然站起身,嘴里大喊着“你们说话呀”,吼叫着说:“好啊,你们既然不肯原谅我,那也来杀我呀。我是内务府‘白虎营’的统领金震彪!而且,你们修建的密道也是我泄密的。哈哈,有种你们来杀我呀!”

没想到金老太爷也是“白虎营”的官兵,照案情来看,凶手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他。朱孝国的脑子飞快地转着,忽见不远处的茅草丛动了动,有人?会不会是凶手?等他三两步赶过去,那人早已经消失啦。朱孝国一愣神,回到土包子旁,说道:“族长,事到如今,请你告诉我‘白虎营’当年到底做了什么?”好半晌,金震彪才吐露了一段藏在心底多年的往事。

上一篇:风水的秘密下一篇:他死得太迟了
《东陵风云》故事地址:https://www.Lovecondom.com/c/b/25607.html
本站小编:半个柠檬,微信号:ningc0729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