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乐天堂娱乐场大全 > 现代乐天堂娱乐场大全 > 和两个姐姐之间的故事 正文

和两个姐姐之间的故事

2017年08月09日21:59:45 来源:故事会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表姐名叫唐英,比我大五岁,好像是外婆的哥哥的孙女。我去广州打工,与她住在一起,她还有个朋友。

80后生的人,大概很多都有过去南方打工的经历。我是80初的人,也赶上过那一波潮流。在南方呆了很多年,接触过很多人,发生过很多事。有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渐渐淡忘、模糊。但有的事情却永远都无法忘却,每当回忆往事,这些记忆的片段就会想电影一样,一幕幕地浮现在眼前,现在,就用一些文字来缅怀一下那些流逝的光辉岁月

由于厌倦了学校,老爸只能让我去投靠在广东打工的表姐。那年,我才十六岁。那一年,香港回归。

第一次去广州,心潮澎湃激动万分。心想这下真的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在火车上就一直幻想着那五彩缤纷的大千世界,看着车窗外飞速闪过的风景,一如那过往的点滴,我从今要和你们说拜拜,开始我新的征程。

路漫漫其修远兮,壮士一去不复返!

表姐名叫唐英,比我大五岁,好像是外婆的哥哥的孙女。按说也是八竿子才能打得着的关系,但小时候我外婆带过她,我那个时候也经常在外婆身边,倒也混得很熟。她也是初中毕业就去了南海一家鞋厂里边,差不多是最早的一批打工妹了吧。那个时候我们这边都很流行去南方进工厂,觉得那是一件很风光的事情,所以老爸叫我去找她,在他们眼里也算是一条不错的路子。

到了广州火车站,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震撼。天哪,那才叫真正的人山人海,从来都没看到过这么多人挤在一个地方,简直有点像巨轮沉没前的景象,煞是壮观。表姐说好了来车站接我,那个时候也没有手机什么的,连传呼都还是新鲜玩意。所以到了车站也不敢乱跑,眼巴巴地傻站在原地,等着表姐的身影出现。

等了约莫一个钟头,眼珠子都快发绿的时候,终于在眼前看到一块牌子晃来晃去,上面写着“周浪”两个字。我盯着牌子琢磨了几秒钟,这个名字很熟悉嘛,难道是我?我看了看牌子后面那张面孔,陌生,但很漂亮。那个时候也不知道太多的明星,只觉得她有点像新白娘子传奇里面的媚娘,皮肤很白,嘴角上随时都挂点似有似无的浅笑,给人很温和的亲切感。

我鼓起勇气走近她,问道:你是来接周浪的?

她疑惑地看了我一眼,说是呀。

你......认识他吗?

她摇了摇头:我不认识他,他是我同事的表弟,我帮她来接人。

你是唐英的同事?

她松了一口气:你就是周浪?

我就是。

她放下牌子,一副欣慰的表情:天啊你怎么现在才看到牌子,我都等了快一个钟头啦!

我说我也等了一个钟头了,但我没有注意牌子,我一直在找我表姐。

她有些无奈地笑笑:还好总算接着了,她昨晚加夜班很晚,所以叫我来帮忙接一下。

我心里美滋滋的,想不到一来就遇到这样一个美女来接我,就冲这点我就没白出这一趟远门。

然后我们去客运站坐到南海的中巴车。一路上我们没怎么聊天,一来是坐了几十个钟头的火车太疲倦,再说我们才刚见面哪好意思就问长问短的嘛。不过她倒是作了一下简短的自我介绍:潘灵灵,湖南湘潭的,和表姐是很好的姐妹。

我们在平洲车站下了车,然后坐了一个摩的去她们的住处。她坐在最后面,我坐在中间,大概是看我年纪小想保护我来着。每当车子减速的时候她的身体会随着惯性挨在我背上,让我的背完全能感受出两个软绵绵的物体的碰撞。老实说,在这之前我完全没有类似的体验,在学校时对这方面还是相当本分的,虽然老鲍经常拿些“艺术”图片供我观赏,但那也只限于纸上谈兵。像这样实实在在感受女性的重要部位的确是头一次,弄得我小心肝扑通乱跳不止。

她和表姐没有住宿舍,说是太吵闹了。在外面租了一个便宜的单间配套,里面有一个厨房,也有厕所。宽倒是有那么宽,却只有一张床。我们到了住处的时候表姐早已经弄好饭了,她拉着我上下打量了一番,笑道:哟,几年不见都长成个帅小伙啦,比我高这么多了。

我嘿嘿傻笑:那是,唐英都越长越漂亮了嘛,只是个子还没长多少。

她在我额头上轻轻拍了一下:敢叫我的名字?还记得小时候跟我抢冰糖的事吗,还没找你算账呢小坏蛋!

小时候不一直都是叫你名字的嘛。

可现在你不是小孩子啦,还那么不懂事!谢了这个姐姐没有啊?人家可是天不亮就坐车去广州接你了。

我看了潘灵灵一眼,笑道:谢过啦,但她说了不用谢的。

潘灵灵一面摆着碗筷,偷笑不止:你两姐弟好玩得很啊。

表姐说:这个家伙一点规矩都没有,周浪我跟你说啊,人家灵灵比我都还大三岁,你以后得管人家叫灵灵姐知道吗?

我瞪大了眼睛:啊?我还以为她比你小呢,人家看起来就比你年轻。

表姐拿起筷头就要敲我脑袋:你敢胡说?

本来就是嘛,我拿个苹果站到一旁去边啃边打趣她:而且也比你漂亮,嘻嘻!

她指着我,故作气恼:我告诉你啊小家伙,别学得这么油嘴滑舌的。你老爸可是给我交待过的,二十岁以前都不许你找女朋友,你得乖乖听我话。

我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别说二十岁,三十岁我都懒得找女朋友,有什么意思啊。

原本只是一句玩乐天堂娱乐平台,没想到还真是应验了。虽然这些年也艳遇无数,但始终没有一个是能修成正果的。唉,看来话真的是不能乱说啊。

表姐和潘灵灵虽然在一个车间,但不在一条流水线。她们每天早上8点半就得上班,正常下班是下午六点,但她们几乎每天都得加班,有时表姐下班早一些,有时潘灵灵下班早一些,但最晚的时候两个都得加到十一二点。她们厂里现在暂时不招工,说是还要等一段时间。表姐叫我不用着急,反正这里也可以将就住一下,没事叫我到外面转悠转悠,她会给我零花钱。

表姐这人倒是不错,对我很关心,知道我第一次出远门,又是刚从学校出来。她每天晚上下班后就做饭给我吃,如果回来晚了就叫我先吃点饼干或者泡面。她会在晚上把第二天的饭给我做好,因为中午她们都在厂里的食堂吃饭,叫我自己热饭吃。虽然住房的条件不怎么样,但我觉得很温馨很幸福。她在墙边给我支了一张简易的钢丝床,够我一个人躺在上面。在她眼里,我可能还是个小孩子,所以也没觉得有什么不方便,潘灵灵这个人很随和,同表姐的关系非常好。再加上比我大了七八岁,也不怎么在意这个事情,我也只能这样了。

我呆在家里无所事事,每天睡到近十点才起床,她们早就上班去了。然后吃点东西就开始看电视,所幸这边能收到凤凰台,每天都有看不完的港产电影。什么成龙、周润发、周星驰李连杰,这些以往在老家只能去录像厅才能看到的精彩故事现在坐在床上就能看,简直大呼过瘾。不过实在闲得无聊的时候我也会做些家务,看着表姐她们每天上班那么辛苦,有时洗自己衣服的时候也顺带帮她们洗洗。表姐也真是不拿我当外人,刚开始只是帮她洗洗工服外套什么的,到后来她竟然把内裤胸罩什么的也放在显要位置,那意思再明确不过,让我洗的时候也顺带帮忙洗了。毕竟我也是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伙啊,她也不顾及一下我的感受。不过我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天天都住在这里,吃她们的饭还得用她们的零花钱,又不会做饭,做点这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还是应该的。潘灵灵倒是不会让我洗她的内衣,但她们的衣服都挂在窗边的铁丝上,每当柔风一起,南方五月的温和气息就扑面而来。再看到窗口那些五颜六色的女性物品,实在免不了想入非非然后就做些指尖上的勾当,有时一天还会来上两三次。其实我也苦恼过,这样做当然不对,一个是我表姐,虽然沾不上什么亲;一个比我大七八岁,几乎可以喊阿姨了,我怎么能看着她们的内衣做这种意淫的勾当,实在有些卑鄙下流。但我也控制不住啊,每天看那些港产电影里面难免都有些男欢女爱的镜头,加上现在和两个美女共处一室,有时半夜起来上厕所,看到潘灵灵穿着宽松的睡衣,丰满的乳/房偶尔也会春光外露,难免会产生一些邪恶的幻想。其实我知道,这TM都是闲出来的。所以我决定,必须尽快找地方上班,否则也太难熬了。

我跟表姐说,我想上班了,都玩了快一个月了。

她有些诧异,问我:怎么啦,这里住不习惯?

我说不是,一天闲得慌。

她和灵灵今天公休,睡得很晚才起床。灵灵起来就开始收拾屋子,她就懒洋洋地盘坐在椅子上发呆。穿一条短睡裤,睡衣也是松松垮垮地没加以整理,我只能将眼光瞟向一边。

她点燃一根烟,莞尔笑道:闲得慌?等你真正上班的时候你就要开始叫苦了,我想闲一下还没得机会呢。

你们那里什么时候才招工嘛?

一个季度才招一次,上个月刚好招了一批,可能还得等上一段时间。怕什么嘛,这里条件虽然差了点,但出门在外就只能将就点咯。

我连忙解释:不是这个意思,其实这里也挺好......

灵灵在一旁打趣:周浪肯定是洗衣服都洗烦了。你这个丫头也太过分了,连内衣都让别人洗,我都看不下去了。

表姐吐了一口烟圈,哈哈笑道:小屁孩知道个什么啊,我可是他表姐,小时候我还帮他洗过臭袜子哩。

上一篇:网骗遇真情下一篇:找鸽子的故事
《和两个姐姐之间的故事》故事地址:http://www.Lovecondom.com/a/xiandai/25823.html
本站小编:半个柠檬,微信号:ningc0729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暂无评论